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- 栏目列表 - 王者狂兵

王者狂兵
2019-07-24.1:30:15 法制晚报 收藏本文 我有话说48542778人参与)
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就是烟雨是被那小店中的傀儡给打伤?”肖蒙的脸上看不出有什么神色,但是肖小龙却是心惊胆颤,这种看不出来的怒火,才是最可怕。取出鸡笼,步方熟练的从鸡笼中抓出了扑棱着翅膀,咕咕直叫的血凤鸡。
他再一次认真的研读了一遍灵药膳的菜谱,深呼了一口气,眼中流露出自信。帝都肖府,大堂。取出一个砂锅,步方将药材按照比例都是塞入血凤鸡腹中,最后将整只血凤鸡放入砂锅中,倒入灵泉熬煮。
      “成功了?”步方有些惊喜。然而下一刻,系统严肃的声音便是在他的脑袋中响起。“敢伤我肖蒙的女儿,我倒要看看你是何方神圣。”肖蒙低沉的声音在回荡。肖蒙双手负于身后,傲立于虚空,居高临下的望着那小店,他的眼眸一凝,目光锁定住了那趴在门口的大黑狗身上。大黑狗淡淡的瞥了一眼肖蒙消失的背影,狗嘴张大,打了个哈欠,哼哧了一声,继续慵懒的睡觉。
      “你先出去吧,我已经请了宫廷御医,希望你姐还有救。”肖蒙疲惫的摆了摆手,让失魂落魄的肖小龙离开了大堂。肖烟雨整张俏脸煞白无比,灵动的眼睛如今也变得死气沉沉毫无生气,那苍白的皮肤下还有一根根的黑色青筋在游荡,随时随地都有生命力在流失。“爹,姐她……没事吧?”肖小龙满脸的焦急,脸上充满了恐惧,生怕从父亲口中说出一个让他心惊胆颤的字句。帝都肖府,大堂。
      ” 大黑狗淡淡的瞥了一眼肖蒙消失的背影,狗嘴张大,打了个哈欠,哼哧了一声,继续慵懒的睡觉。这次熬煮花费了大概两个时辰,浓郁的鸡肉香气伴随着紫参的药香缓缓的从砂锅中扩散而出,如云雾般漂浮在整个厨房中,凝而不散。

文章关健字: 我!最强妖孽 海泽之最强守护灵

  • 最热评论

  • 抱歉,暂无相关评论...

热搜排行

友情链接